所有的實有都是實無所有,所有的榮耀都是一場空。更 要 命 的是,你執著進取傾盡所有直至心靈,終於兌換了想要的成功,結果發現,你辛苦執來的這個東西,已經不是這個東西。不管是媒體帝國的首席執行官,還是前首相的床笫之歡。而且,在你殺伐決斷長驅直入的一生將要完結的時候,你發現,這世界上所有的你的都不是你的。只有你是你的。這是一個有點令人掃興的發現,也是究竟實相。
  如果必須選擇,是練達一點,還是清澈一點?是進取一點,還是善良一點?如果必須拿靈魂與魔鬼交換,你倒是換也不換?這是作為一個職業婦女,一個成功的職業女性,或許每天都要面對的問題。它不尖銳,卻一直存在,不知不覺間,磨損你的心,或者柔軟你的心。
  是不是把樹木雕成大器,就必須把生命連根拔起?如果是這樣,那麼,你有沒有對於這樣的雕琢說“不”的勇氣?
  和攻城拔寨封疆列土這樣的外求索緣比起來,作為女人,一個四十歲以上的女人,一個成功的女人,我以為最迫切的,也是唯一要緊的事,倒是先讓自己變得好看起來。
  內心不舒展的女性會有一張什麼樣的面孔,就看看今天的鄧文迪。這是多少頂級化妝品和前沿的美容術都束手無策的臉。而嗔恨最容易瓦解一個女人的美,使你看上去怎麼都有點不舒服。而這點兒不舒服來自過於鮮明的目的性。根本上說,美和目的性是不相容的。美是沒有目的的,是具足圓滿、安然無恙的存在。美本身就是目的。而目標感就像一節外掛的車廂,如何裝飾也難渾然天成。
  這樣的背離也同時發生在不少成功女性的身上。她們是很棒的,卻很難被定義為一個好人。而且,不管用了什麼化妝品,一張臉看上去總是越來越滯重,越來越猙獰。這恐怕不得不歸咎於她們過強的目的性。
  做一個好人很難麽?可能吧。但是,至少不比獲得事業的成就或者釣得金龜婿更困難。只是,在我們功利的天平上,看做個好人還是做個成功者,哪個更有性價比。
  我們用得著做一個好人麽?這是另一篇題目了,但是倒也需要一個答案。
  有一個判斷你肯定認同。這世界上聰明的女人很多,智慧的女人卻鳳毛麟角。從聰明到達智慧的直通車有沒有我不知道。但是我想,如果聰明的女人能夠聰明到有所禁凈戒,比如永遠不拿靈魂做交易,永遠不與魔鬼攀援,她興許就離智慧近了一步。如果在有所不為的人生里還能允許內心留有片刻的安寧,知止而後不攻取,不隨外物起舞,而可以定下心神,花兩個小時擇一捆紫根韭菜,包一頓大餡餃子,度過一個滿室生香的下午;或者宕開一筆,用一朵花開的時間,傾聽一朵花開的聲音,消磨一個無所用心的清晨。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活著的智慧,但是我知道,當你的周圍萬籟俱寂,幸福現前。
  離了婚的鄧文迪45歲,恰巧是可以使自己變得再度好看的最後年紀。一切還不算晚。
  陳丹青先生寫過《退步集》,很喜歡。退步,而退步之後也不是為了厚積薄發或者海闊天空之類的。就是給自己留點餘地,好來安放那顆心。  (原標題:一切還不算晚)
創作者介紹

cocktail

yj93yjtwg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